当前位置:终于,美国石油巨头被迫开始行动!
终于,美国石油巨头被迫开始行动!
文章作者:小编   发表时间:2021-1-19

眼看

激进绿色转型的欧洲石油公司

已纷纷扭亏为盈

向来保守谨慎的美国石油巨头

终于坐不住了

 

出人意料  

1月5日

埃克森美孚历史上首次披露了

客户使用燃料和其他产品的碳排放数据

 

就在一个月前

此前坚定拒绝任何碳减排承诺的埃克森美孚

于2020年12月14日对外宣布未来5年

其每生产一桶石油的碳排放量

将较2016年减少1/5

 

不仅如此

近期西方石油、先锋自然资源等

北美油气巨头也陆续发布碳减排目标

释放出明显的战略调整信号



迫于投资和政策环境的巨大压力


转变势在必行


在碳减排和绿色能源转型方面,北美石油公司远落后于欧洲石油公司,但是去年以来,面对应对气候变化的大势所趋,以及汹涌的绿色能源转型浪潮,各大知名投资机构不断施压北美石油巨头,要求其评估气候风险并作出碳减排承诺,这种压力正在迫使北美油公司做出与欧洲石油公司相似的转变。



对美国油公司来说,政治环境的转变也是其开始转变立场的一大动因。下一届美政府大概率将调转能源政策方向,重新加入《巴黎协定》,投资4000亿美元用于清洁能源技术研究和发展,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等。


据标普全球统计,2020年 7月以前,全球资产排名前30的欧美石油巨头中,没有一家美国和加拿大的石油公司宣布“净零碳排放目标”,但是截至2020年12月4日,已有多家北美油公司上榜,引起市场广泛关注。


特别是去年10月至12月,美国油公司的碳减目标开始陆续发布。


10月19日,

康菲石油公司率先公布2050年“净零碳排放目标”,是美国第一季家正式宣布减排政策的大型油企。但是与欧洲油企相比,其仅把作业产生的碳排放(一类和二类)列入计划,不包括其产品客户产生的碳排放(三类)。

11月11日,

西方石油公司(OXY Occidental)宣布,到2040年,公司将努力把自身运营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降至零(一类和二类),到2050年实现产品客户产生的碳排放为零(三类)。西方石油是目前美国唯一一家宣布将实现全部“三类”碳减排目标的大型油企。

 11月,

北美最大的油气运输商——加拿大安桥石油公司(Enbridge)同样宣布,其将转向可再生能源领域,到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据悉目前该公司正在积极探索可替代能源领域,其中就包括氢能。

 12月2日,

美国二叠纪盆地最大的独立油气生产商——先锋自然资源公(Pioneer Natural Resources)宣布,未来10年,将把温室气体排放强度降低25%,甲烷排放强度降低40%。该公司执行副总裁表示:“应对气候变化对于公司的投资者基础来说已经愈发重要。”

12月14日,

在投资方不断地施压下,埃克森美孚终于承诺,未来5年,其每生产一桶石油的碳排放量将较2016年减少1/5;此外,到2025年将每生产一桶石油排放的甲烷减少40%—50%;将每桶石油的放空燃烧减少35%—45%;到2030年彻底消除常规放空燃烧。

12月,

对于油气产业链的中游企业来说,很难真正实现“净零碳排放”,但是一些企业也开始朝这个方向努力。美国天然气管道公司威廉姆斯(Williams)表示,将努力到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 


分析师称,在经历多年糟糕的投资回报率后,眼下聚焦“碳减排”可以帮助北美油公司重新“赢得”投资者的青睐;不仅如此,大型油企承诺碳减排,对于其未来发展至关重要,将积极推动购买,并改变整个产业链。



减排力度有限 传统商业模型或难改变


转型道阻且长


市场认为,以上北美油公司公布的碳减排目标,已展现出其转变碳减排立场的意愿,但具体目标与欧洲油公司仍有显著差距,不足以让市场和社会各方满意。传统油公司进一步的能源转型,任重道远。


在石油公司的碳减排目标中,是否涵盖第三类排放十分重要,即要最终实现其产品客户产生的碳排放为零。因为,第三类排放通常占到油公司碳排放总量的85%左右。欧洲油公司的碳减排目标基本都包括三类,但在美国,表示愿意达成同等目标的公司目前仅西方石油一家。


三类碳排放


埃克森美孚和康菲石油的碳减排计划均未涉及第三类减排,而第三类恰恰是股东方最为关注的部分。对于先锋自然资源提出的降低“碳排放强度”的说法,市场认为也无法达到减排的目的。其基于“碳强度”衡量的目标,可以使油公司继续保持或提高上游勘探开发,与此同时只需增加一些低碳替代能源就可实现碳排放强度降低。


而要全部实现三类碳排放净零,石油公司的传统商业模型或许需要彻底变革。


这也是为什么,欧洲油公司决定彻底转变商业模型,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和电力业。相比之下,北美油公司大都只涉及一类和二类碳减排,意味着其当下并未考虑成熟要彻底转变传统商业模型。


消息人士透露,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的管理团队对于“设定长期碳减排目标”均持悲观看法,其当下的商业模型与设立长期减排目标并不匹配,甚至是冲突的。他们目前的一些减排目标也比较短期,并聚焦于一些特殊资产,如油砂项目。而埃克森美孚1月5日发布的《能源与碳总结》报告更显示,2019年,其第三类碳排放约7.3亿公吨,几乎是加拿大整个国家的碳排放量,为西方主要石油公司中最高。


现实层面看,彻底转变产油大国的传统油气商业模型道阻且长。


中国投资协会能源投资专业委员会副会长曾兴球表示:“美国是当前世界最大的产油国,油气技术路线已经成熟,产量已形成规模, 不可能不继续生产,即使未来发展可再生能源等领域,美国的油气业仍是其最重要的产业之一。”


美国传统石油巨头中,西方石油在能源转型方面,虽然走在前沿,但与欧洲油公司仍不同,其最终实现三类净零碳排放目标的方式并非发展可再生能源,而是将商业模式转向碳捕获和封存服务。


该公司表示,其二氧化碳捕捉和封存技术(CCUS)世界领先,该技术可使其处于碳减排工作的前沿。目前,公司每年在二叠纪盆地地下储存约2000万吨二氧化碳,可抵消400多万辆汽车的排放。


西方石油官网


IHS Markit主席表示,西方石油最终会转变成一家“碳管理公司”,其油气业务则会成为一项“支持型业务”。西方石油的模式也许可以为其他传统油公司转型提供一定的借鉴。


不可否认

绿色发展已是全球共识

油公司能源转型是大趋势

但也需要看到

因国家和地区实际情况的不同

能源转型进程也会不平衡

特别对于产油国家的传统油公司来说

转型之路任重道远

 

未来

传统油公司也许需要在

商业模型、技术研发等各个方面

进行更多探索和创新

才能充分实现清洁低碳转型

并取得企业发展与环境利益的双赢

 

 

来源 |中国石油报

 

上一篇:2020年石油行业大事记

 

下一篇:权威发布!2020中国石油十大科技进展出炉!

COPYRIGHT @ 2017 廊坊市翰华石油设备有限公司   电 话:0316-2208705 传 真:0316-2208707

友情链接:美国Gripnail公司 艾默生过程控制有限公司 北京合众泰义科技有限公司 美国UVI公司 金属保护OXIFREE公司 美国特固兰TORQL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