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人大代表提出的“深层油气勘探”,国内外差距有多大?
人大代表提出的“深层油气勘探”,国内外差距有多大?
文章作者:小编   发表时间:2020-5-29

数据显示,虽然近年来我国深层油气勘探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深层油气特别是超深层油气资源勘探难度大、开发方式复杂、技术研发投入大、开采成本高已经成为制约超深层油气大规模开发的一个瓶颈。

超深层油气资源勘探潜力巨大,具有重要的能源安全战略地位。深层油气资源,指的是深埋沉积层生产并储集的油气资源。随着全球油气工业的发展,油气勘探领域由中浅层向深层和超深层、资源类型由常规向非常规快速延伸。虽然近年来我国深层油气勘探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深层油气特别是超深层油气资源勘探难度大、开发方式复杂、技术研发投入大、开采成本高,已经成为制约超深层油气大规模开发的一个瓶颈。本届两会上,人大代表刘宝增提出:超深层油气产业急需国家扶持政策。

那么,国内目前超深层油气产业发展如何?与国外相比差距又在哪里? 

01. 深层是保障国内油气安全的现实路径

拓展深层油气资源,对筑牢我国能源安全的资源基础具有重要的现实与战略意义。据评价,全国深层超深层油气资源达671亿吨油当量,占资源总量的34%。

我国深层油气勘探始于上世纪60年代,1998年以来以塔河海相油田、库车山前克拉2气田开发为标志,深层油气进入规模增储上产阶段。2019年3月25日,由中石油在塔里木油田成功开发的迪那、塔中1号等14个超深超高压复杂凝析气田,建成了全球最大超深层凝析油气生产基地,已累计生产天然气1066亿立方米、凝析油及轻烃等石油液体2477万吨,成为世界深层复杂凝析气田开发的引领者。 

以塔里木盆地为例,碳酸盐岩油气藏储量丰富,约占盆地油气资源总量的38%,是塔里木油田原油增储上产的重要战略接替领域。作为西气东输主气源地之一的塔里木油田,承担着向我国华东、华北地区120多个大中型城市的供气任务。塔里木盆地超深层油气藏埋深普遍在6000至10000米,资源量占我国陆上超深层油气资源总量的60%以上,超深层勘探潜力巨大。其中作为塔里木盆地重点探井的满深1井,目的层为距今4.4亿年的古老海相碳酸盐岩地层,埋深接近8000米储集体,以裂缝和洞穴为主,存在超深、高压、高温等世界级勘探难题。2020年4月8日,塔里木盆地满深1井用10毫米油嘴测试求产,日产原油624立方米,日产天然气37.1万立方米。目前已开发哈拉哈塘、轮古、塔中1号等7个碳酸盐岩高效区块,油气产量在2019年达到375万吨,占塔北—塔中地区油气产量的50%。新发现的这条油气断裂带,石油资源量达2.28亿吨,证实了塔北—塔中整体连片含油,新增有利勘探面积3520平方千米。这意味着开辟出一个新的油气战略接替区,为塔里木油田加快塔北—塔中千万吨级大油气区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阳认为,近年来深层超深层勘探大突破不断涌现,成为增储上产的重要阵地;叠合盆地成烃物质基础雄厚、资源潜力大、成藏类型多样,勘探开发领域广阔;理论和工程技术进步为深层勘探开发提供了重要支撑;加大深层勘探开发力度是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举措。

02. 深层成为全球探明储量增长主体

从全球来看,目前已发现的超深层油气储量占世界总储量的40%。国际上通常将埋深超过4500米定为深层油气,深层页岩气的埋深大于3500米。据报告,全球前寒武系-下寒武统烃源岩生成468亿桶油当量的探明和控制常规油气可采储量,前寒武系-下寒武统原生油气藏油气储量约300亿桶油当量。深层已成为21世纪初期全球探明储量增长的主体。截至2018年底,世界范围内已发现28个深度超过8000米的油气藏;全球深度超过9000米的井有9口,最深为俄罗斯1994年完成的科拉3井,井深12869米。

随着勘探开发理论发展及技术进步,向更深、更古老层系寻找油气资源逐渐成为国际石油公司的重要目标,国际大型石油公司适应环境变化的深层油气勘探开发模式继续形成和巩固。其中与同行企业合作、跨界联合成为勘探开发行业重要选择。深层油气勘探力度加大,石油公司的风险勘探意识也有所增强。然而考虑到油价下行可能性,在兼顾追求发现和控制风险双重目标的管理之下,跨界合作与联合勘探运营模式也在不断加强。

21世纪以来,深水、深层油气勘探活动非常活跃,截至2010年,全球在深层盆地发现了1290个油气藏,在超深层盆地中发现了187个油气藏,井深大于6500m的有55个,主要位于北美、俄罗斯、意大利等地区。美国雪佛龙公司在墨西哥湾“下第三系区”发现的Jack和St. Malo油气属于当时最大发现。然而2011年的“页岩革命”推动美国原油产量持续增长,逐步成为影响国际原油市场的决定性因素之一。基于经济性与技术进步的需要,国际大型石油公司纷纷在二叠纪盆地跑马圈地,对超深层油气勘探热度有所减弱。而俄罗斯油气企业凭借丰富资源与技术积累,在深层勘探方面有所作为。2020年4月,俄气石油公司宣布将开发Priobskoye油田南部深层地区,石油储量将增加1040万吨。

国际知名技术调查公司Technavio的最新市场研究报告显示,深水和超深水钻井市场规模预计在2019-2023年期间的复合年增长率将超过8%。

03. 国内外四个层面存在差距

与国外相比,中国深层油气资源丰富、勘探开发程度低,中西部叠合盆地深层发育的多套油气成藏组合、东部断陷盆地深洼区岩性与前中—新生界古潜山油气藏、深层页岩气等资源潜力巨大。但在开发技术和科技攻关等层面,国内深层油气资源勘探开发仍有一定差距。 在勘探资源层面,中国超深层油气多分布于盆地下构造层,具有时代老、埋藏深、时间跨度大、含油气层系多、成藏历史复杂等特点。目前我国大部分浅层油气藏已逐步进入难动用阶段,成本逐渐增高。而国外石油公司已将目光转向海上与非洲等深层油气资源储量较为丰富的地区。如2019年8月埃尼集团在尼日尔三角洲的Obiafu-Obrikom油田深层发现了约1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和6000万桶伴生凝析油。Obiafu-41探井总深度达4374米,含有130多米优质含烃砂层。 在勘探开发技术层面,国际石油公司普遍注重高端技术研发,依靠技术进步,提高勘探成功率和油气采收率;而国内深层油气勘探开发领域掌握的高端技术较少,尤其是缺少相关的配套工艺,主要是依靠技术引进,诸如3D 地震、偏移成像等物探核心技术存在明显差距。国外石油公司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就开始研究三维地震和叠前深度偏移成像技术;其次是随钻测井、核磁共振等高端技术服务领域有一定差距。国外石油公司利用自行研发的随钻测井以及核磁共振技术,已经开发出第三代随钻测井系统和核磁共振新一代样机。 在数字化智能化应用层面,深层油气勘探发展尤为依靠技术创新,国外勘探技术研究已向综合化、系统化方向发展,总体呈现集成化、无线节点化和大数据化的趋势,物探装备与采集处理技术及软件高度集成、智能化应用已经成为深层勘探技术的方向,以提高采收率为目的的技术创新仍是未来国外油气行业发展的重点,而且更加注重提速增效、更高精度、与安全环保等诸多要求。 在科技攻关层面,国内亟待加强深层油气形成机制、分布规律及深部流体流动机理研究,开展基于地球物理的深部目标识别与预测、复杂地层条件优快钻井和复杂储层改造等关键技术攻关;加强勘探开发一体化、地质工程一体化的管理和运行,为深层油气高效勘探与有效开发提供有力保障。

综上可见,国内深层油气勘探在技术能力上与国外仍存在一定差距,发展前景任重道远。此次两会上,人大代表刘宝增提出建议,鉴于超深层油气产业依然处于发展初始阶段,深层油气勘探亟待国家在政策、税收等方面的扶持,推动超深层油气产业克服困难,稳步发展。在加大政策配套支持方面,可以从资源税、城镇土地使用税、耕地占用税等方面给予超深层油气产业一定的税收优惠或财政补贴,可有效刺激石油公司提高对超深层油气的勘探开发投入,在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扭转原油和天然气对外依存度递增的态势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来源:石油圈

 

 

 

上一篇:【消息】IEA称全球石油消费反弹将超预期

 

下一篇:新疆油田:播下扶贫种,收获致富果

COPYRIGHT @ 2017 廊坊市翰华石油设备有限公司   电 话:0316-2208705 传 真:0316-2208707

友情链接:美国Gripnail公司 艾默生过程控制有限公司 北京合众泰义科技有限公司 美国UVI公司 金属保护OXIFREE公司 美国特固兰TORQLITE